真情咖啡屋,高雄婚友高雄婚友聯誼高雄婚友連絡我們       

婚友服務>勵志語錄

  • 我們還要被成績綁架嗎

        哈佛教授陶德羅斯說,當企業選才不再重學歷,我們還要被成績綁架嗎?哈佛大學教育研究所研究員陶德羅斯,他才40歲卻有一段「逆轉勝」的精彩人生,好萊塢即將把他的故事拍成電影。

        陶德羅斯從小就是問題兒童,13歲時診斷出注意力不足過動症,特徵是坐不住、容易忘事、衝動、注意力不足,情況嚴重時根本無法學習,他讓家人與學校頭痛不已,陶德羅斯回憶,當年不少人認為,愛惹事的他遲早會鋃鐺入獄,但他的女朋友未婚懷孕了,兒子在他二十歲前就呱呱落地,他這個年輕的父親在昏暗的醫院抱著兒子哭泣,意識到不能辜負家人的信任,所以決定重返校園進入哈佛,甚至成為哈佛教授推動教育改革。

        陶德羅斯曾在高中輟學,但現在是哈佛大學教育研究所研究員,以腦神經科學研究進行教育改革,他創辦非營利組織「個人機會中心」,致力推動差異化教學,打破平均迷思。陶德羅斯說google曾針對300個員工做調查,發現職場上的成就和學歷及大學成績沒有相關性,於是不在於學歷成績為選擇標準,以前總說考試考好才能進大企業工作,現在連大企業都不再重視學歷成績,我們還要被成績綁架嗎?

        陶德羅斯說聯考是工業時代的產物,他分析,家長、老師都認為聯考比較公平,但是學生的學習非單一面向,用單一標準來衡量孩子的學習方式不客觀,也不公平。他說世界上多數學校強調死背,是為了教出「忠心服從的軍人和工廠工人」,不是為了培養個人潛力和創造力。陶德羅斯的家族中沒有人上大學,當年他跟太太靠著泡麵果腹存報名費,申請的十三所大學僅哈佛接受了他,他說哈佛入學申請是全面性審查學生,專注學生到底哪一方面優異,「假如只看成績,我應該申請不上哈佛」。

以上摘錄自104.5.12聯合報A6版

        我個人覺得,台灣現在太重視成績,而且太重視背誦的科目,使得學生只會背不會運用跟創造,這對我們台灣未來產業的發展有很大的影響。我記得在美國的時候,孩子們的作業都是創造性的,不是畫畫、就是書法、還有一些創作。這樣子會讓孩子們有更多的創意。我們的教育部官員們應該要更認真的想一想,包含入學的方式與成績的篩選都要好好的為我們的下一代思考。會讀書的學生未必會成為一個會做事的員工。

2007年攝於佛州狄斯耐Animal Kingdom

 

 

Bookmark and Share 未婚聯誼
高雄婚友社
高雄婚友聯誼
高雄婚友聯誼
高雄婚友聯誼
高雄單身聯誼